逆时光

墙头草,没风自己倒₍₍◡( ╹◡╹ )◡₎₎

【Scotty/Uhura】为谁风露立中宵

Summary:对我钟爱的这对BG的一点想法。

是剧里没有提到的一些故事和情感,大概是关于生死、岁月、不朽的爱。


字数2700




星际联邦上校Montgomery Scott在前往殖民地星球的路上遭遇穿梭机坠毁,无一人生还。


Nyota Uhura缓慢地走上星际学院的顶层,透过半球形的玻璃天窗她可以看到头顶上方——仿佛伸手可触的——低悬在近地轨道上的太空城。太空城的灯光成为以地球为中心几千光年中的恒星光芒的一部分。


她现在是星际学院的荣誉教授之一,不管她是否有精力真正为年轻的学员们传授知识,仅凭她的名字与那背后所蕴含的在星际舰队NCC1701-进取号上服役——同样也是在传奇人物James Kirk舰长的领导下——的光辉履历,就足够使她在学院里处于一种极度被尊重的地位了。


这也许也是一种可接受的对她们逝去老友的敬意。在Kirk和Scott相继去世后,年轻人们对那艘传奇星舰上的传奇人物的尊敬与崇拜仍旧没有减弱一丝一毫。学院里的孩子们甚至还以能够坐在“英雄们”曾经坐过的教室里上课为荣。


Uhura在看到年轻的学生们把满怀憧憬的目光投向无尽的太空时总会想起年轻的自己。他们谈论Kirk舰长时的口气也与二十出头的Uhura谈论Pike舰长的口气如出一辙。毕竟没有人永远年轻,但永远有人正在年轻。Uhura在年轻的学员们的包围下感觉自己也受到了那么一点儿活力的感染,这种感染让她也慢慢地走过教学楼的走廊,站在教室的门口静静地张望。


由于个人原因她常拜访轮机系的教室与实验室。她在进取号上初遇Scotty时对方已是轮机部的一个小长官了。她也许在学院里听过Kirk学长的名字,但由于年龄的差距,她从未真正看过学生时代的Scotty。年轻时她忙着做许多事。她忙着逛街、游历,忙着与新结交的朋友们培养感情,忙着学习和充实自己,后来又忙着和Scotty谈恋爱。但如今她有了无穷无尽的时间来慢慢走过Scotty曾经走过的走廊。


她从不甚清明的脑海中拼凑出一个年轻时代Scotty的样子:不怎么浓密的棕发,傻乎乎的笑容,难以听懂的口音,年轻的脸庞上没有一丝皱纹。她将他的形象放入轮机系的教室里,于是Scotty也是那穿着红色制服认真听讲——而且被Uhura从窗户里默默观察——的学生中的一员了。


Uhura感觉自己像是强行透过时间密不透风的帷幕,或是溯流而上(就像那一次进取号超过了最大曲速而在时间中倒退一样),想要尽力抓住她已逝的爱人的一丝一毫的痕迹,当一个男孩无意识地回头时,Uhura几乎在那年轻的脸上真正看到Scotty——二十岁的Scotty,在看到自己教室的后窗有一位偷窥的老人时会疑惑(甚至有些不满)地皱起好看的眉头。


或许只有年纪大了的人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陷入回忆。当Uhura坐在通讯系的教室里时,她突然怀疑自己错过了什么。或许在学院里时她与Scotty擦身而过呢?或许他作为毕业生回到母校,而Uhura正巧将注意力放在了一个该死的冰激凌上而不是与她擦肩而过的男人身上?


当Uhura生命中与Scotty有关的那一部分(还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从此走到尽头后,她所能做的只是从那些胡乱堆积的记忆中尽力翻找出更多一些的记忆——就好像这些记忆还能让她感到Scotty还在她身边一样。或许也只是聊以自慰罢了。Uhura大脑中最清醒的那一部分知道这一点。


Uhura无法去进取号。她不知道如果她真的登舰后会是什么样子的。毕竟那是她将自己人生中最美好最重要的一部分交付与的地方。与Scotty一样,她将自己的整个青春都留在了通讯台前。他们曾花费那么久的时间踮起脚尖围绕着对方舞蹈,就在进取号的所有船员面前。


Uhura秉持着一个经过良好训练的星际舰队高级军官应有的工作素养,于她而言爱情并不是生命中的必需品,但同时她也不得不承认,在她加入星际舰队之后,就没有男人(或女人)能像Scotty一样,让她心跳加速得像个十五岁的怀春少女。进取号太大让舰桥与轮机部都像是在异地恋,但同时她也太小装不下两个人那么多的万千心事。


近日NCC1701D启航,她的舰长是Jean-Luc Picard——一位来自地球法国的年轻人。这是一位聪敏机警完全不亚于Kirk的舰长,尽管他没有Kirk领导时的那种激情,但Uhura相信这没有影响。启航当日她还被邀请去参加典礼。很显然这艘星舰虽然拥有进取号的名字,但她的设备与几十年前属于她们的那艘NCC1701-进取号(没有什么该死的A、B、C、D)已经完全不同——甚至看不出一丝一毫的相似来。那艘进取号早已退役。传奇的承载者最终还是落入了历史的尘埃。而她们也选择后退一步——正如Kirk说的那样——“将未来交给下一代”。


Uhura站在地球上遥望星空,这片星空让她想起了五十年前的另一片。


进取号的全息甲板被半球形的星空笼罩,他们并肩走在繁星之下,身边那个男人把他汗湿的手小心翼翼地伸过来拉住她的,并在她抬头时交付一个紧张又傻兮兮的笑容。


天知道那个时候的Uhura有多紧张,她的心脏似乎马上就要以曲速15飞奔出去——这种描述让她想起了舰长的通讯仪里来自轮机部的那个可怜兮兮的声音“舰长,这种速度是不可能的”。这个神奇的联想让她噗嗤一声笑出声音来。如果那个时候她抬起头,就能看到身边的Scotty脸上挂着时间也抹不去的笑意,看向她的眼神里囊括了整片银河。


那已经是半个世纪前的事情了。Uhura思索着,右手抚上了无名指的戒指。婚礼是在约克城举办的。那次McCoy是Scotty的伴郎,Chaple是她的伴娘。Uhura清楚地记得仪式上的每个细节——她挽着Kirk的手臂走向圣坛时,不远处穿着整套服帖的西服的Scotty紧张得手足无措(像个大傻瓜);他旁边的McCoy一脸老父亲的慈祥笑容背着手踮脚;Chaple在一边又哭又笑,像是她才是要结婚的那一个;Spock一脸严肃,像是他不是站在船员的婚礼上,而是站在科学部的正在做实验的(马上就要出错误的)研究人员身边。而她自己呢,她却格外平静。


下一个画面是接吻时她偷偷睁开一边眼睛,看到近在咫尺的Scotty的棕色睫毛因紧张而微微颤抖。再下一个画面就是在她的舱房,灯光昏暗,她坐在床边,Scotty单膝跪在面前为她慢慢脱下一只靴子。


Uhura停止回忆。她的手指已经清晰地描摹出婚戒的形状。简单的环形,镌刻了一个小小的进取号的花纹。随着手指的抚摸一个明亮的投影冲破黑暗,投影上她和Scotty年轻的面孔笑得幸福而充满活力。笑容无声地在黑暗中晃动,在过去的他们与现在的她之间汹涌澎湃。


Uhura不得不提醒自己这录像上的人已经不全在人世了。这个信息像是一柄巨锤狠狠地敲击着她的大脑,并且促使她将颤抖(并且苍老)的手抚摸上那个笑容腼腆的苏格兰男孩的脸,就像过去的半个世纪她曾无数次做过的一样。


当最后将那一点希望的光芒掐灭后她又一次抬起了头。宇宙是永恒的,然而她所见的星河已不是五十年前进取号全息甲板上的那片星河了,她却还在为一个再也等不到的人而长久立于无边的凛冽风露中。


-Fin-


我希望大家都能爱他们。


手凉的宝姐姐和胡思乱想的林妹妹

☞磕小戏骨红楼的激情之作

☞突发沙雕脑洞

☞文笔辣鸡预警

☞短小一发完


冬。

一日黛玉用完晚餐,独自坐在窗边,心中突然想起近日的宝钗。「宝姐姐总是不让我牵她手,宝姐姐是不是又嫌我一直粘她了?奈何我孤苦伶仃,寄人篱下,身边有个说话的人儿也难得,好不容易遇到了宝姐姐,又生了嫌隙。」想到这里,又悲从心头起,眼泪也如断了线的珠子落下来。

正当此时宝钗带了燕窝粥来看望她,掀帘看到黛玉又在独自垂泪,连忙放了粥上去坐到她身边,问起缘故。

黛玉正心头苦恼,见到宝钗也耍小性子地一偏头不愿看她,只是不住地拭泪。宝钗道:「好妹妹,有烦心事讲与我听,胸中的烦闷也能少些,不然照这样哭总会伤了身子。」

黛玉只是拭泪道:「宝姐姐也无需再来讲这些宽慰之言了,若是我烦了姐姐,我走便是了。」

宝钗哭笑不得:「你几时烦了我?我自己怎都不知?」

黛玉道:「宝姐姐若真与我同心同德,言合意顺,又如何连手也不许我牵一下的?」

宝钗听她此言,方知缘故,便笑道:「好妹妹,你以为我不许你牵我手是厌烦了你的?只是因为入冬时候,我这手总是冰凉,握了手炉稍稍暖和些,不过片刻又凉了。你向来身子弱,受不得风寒,我怕牵了你手又寒了你的身子,若再使你染上病,那我可自愧不及了。」

黛玉听后破涕为笑,道:「姐姐,哪有握个手就受了寒的道理?」便不顾宝钗躲闪,强拉过她的手来握在自己掌心,又唤紫鹃取了手炉来放在宝钗手中,自己双手覆在宝钗手背之外,笑道:「不过半晌,姐姐的手便暖和了。」

宝钗不禁笑道:「真真个颦儿,叫人又爱又恨。以后不许再没缘由的胡思乱想独自个儿掉泪了,有损身子,有烦心事,就找我来。」

黛玉也笑道:「我答应宝姐姐,但宝姐姐也要答应我,不许再不让我牵手了。」

-Fin-

【丹东/萝卜丝】三色旗永不落

☞题目瞎起的
☞班丹东/384萝卜丝 无差
☞微史向 微虐(写到最后内心已经毫无波动了
☞历史不好 请不要大意地捉虫x
☞这对真的超好吃!不要一人圈啊呜呜 请大家多看一眼这对超棒的西皮!


马克西米利安·罗伯斯庇尔,雅各宾派领袖,在被关进地牢时下巴被子弹打得血肉模糊,因而裹上了厚厚的、看起来一定很愚蠢的绷带。

只是在这黑暗冰冷的地牢中无人乘着烛光观察他的伤口。他无笔无纸,无人理睬,无法发出声音,又被疼痛折磨得无法入睡。疼痛是缠绕在他心脏上的一条荆棘,将他早已黯淡无力的心扎得千疮百孔。在伤口中他翻出一段过往。那个时候他也受了伤,但只是一段刀伤,流血但未伤及筋骨。那人比他还紧张,秉着烛光为他清理污血、消毒、上药、包扎。罗伯斯庇尔低头就能看到他额头的汗珠和皱紧的眉毛。轻柔的动作像是暖雨落在草地上,紧张的呼吸在他的皮肤上爬动,是痒酥酥的感觉。结束后他落在绷带上一个吻。虽然绷带极厚,但罗伯斯庇尔却感受到了他的温度,这让他的脸也发热起来。

乔治·雅克·丹东。噢,我的丹东,我的好兄弟。罗伯斯庇尔长久地闭上眼睛。那个时候他们有舒适的床,有温暖的烛光,有彼此的拥抱,有发誓用一生去奋斗的梦想。可现在他什么也没有。只有这黑暗冰冷的地牢和无穷无尽的回忆。

丹东无数次的在黑暗中拜访他。当睁眼与闭眼所面对的事物已无不同时,故人就在黑暗中拜访他。丹东。丹东是出现次数最多的,穿着他的蓝衣服,带着他熟悉的、让全巴黎的女人为之倾倒的笑容,罗伯斯庇尔还曾为他这种无时无刻不在散发魅力的行为发过火。还有马拉——德穆兰——埃贝尔——他的朋友们,他的战友们,那些已经去往天堂的灵魂。甚至还有路易国王、玛丽·安托瓦内特,他与丹东曾经大声要求过处死的人。罗伯斯庇尔自然不会怕:他杀死旧贵族,是要创造一个新的世界,卢梭曾经描绘过的世界,一个乌托邦,带领法兰西人民走向最终的幸福。

可是梦想像泡沫一样破碎了。没有乌托邦了,他只有这一间黑暗冰冷的牢房。如果闭上眼,还能有一个坐在他身边,搂着他的肩膀的丹东。

罗伯斯庇尔试图伸手去触碰他,触碰那具年轻、温暖、充满活力的身体,但他触碰到的只是冰冷的石墙。丹东已经死了,被他亲手送上的断头台。现在他自己也要经历同样的事。他的身体和死去的丹东一样冰冷,和地牢的石墙一样冰冷。他将石墙当做他的丹东。他和他的朋友一起被埋在地下了。

他一次又一次地看到丹东。他看到年轻的丹东,高大英俊,眼神温柔,在女人们的拥簇下跳舞唱歌,看到生气的罗伯斯庇尔时把他拉来一个利落的托举。罗伯斯庇尔看到他明亮的眼睛,听到他放声大笑。

年轻的我们。他想。我们——马克西米利安·罗伯斯庇尔,乔治·雅克·丹东,让-保尔·马拉,路易·德·圣茹斯特,卡米尔·德穆兰,朋友们,战友们,年轻人们,怀揣着无限的热情与梦想。

“马克西,你做了什么?”他听见丹东困惑的声音,看到他漂亮的眼睛,“或者说,我们做了什么?我们的乌托邦呢?”

碎了,塌了,被从前我们极力否定的一切碾压了过去。他想说,但是说不出来。

“我们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你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罗伯斯庇尔想如果死后能够再见到丹东,再见到从前的朋友们,那他就没那么难过了。但他想丹东是恨他的,他临走时是怀着对他的怨恨离开的。他们会上天堂的话,罗伯斯庇尔想自己一定是下地狱的那个。他的双手沾满了太多鲜血。如果他能见到丹东——他的从前温柔的双眸会充满愤怒,他会用他演讲时那种激烈的情感去骂他,甚至像个毛头小子一样轮起拳头。但那是丹东,可以拥抱可以亲吻的丹东,而不是这牢房的石墙,那么他便会冲上去拥抱他。

他从未恨过丹东。他想。为着同一个梦想而奋斗的战友却渐行渐远,才区区几年便落得个大厦将倾,身死人手的下场。生离死别,爱恨糊涂。这就是故事的结局了。

站在囚车上时他也一如既往地严肃和冷峻。马克西米利安·罗伯斯庇尔何曾怕过。只是丹东。路过圣托莱诺大街时他又一次不可遏制地想起了丹东,还有他临走时的愤怒的咒骂。在断头台上他下巴的绷带被狠狠撕下。疼痛使他眩晕。当他被按在断头台上时群众的欢呼如潮水而来。罗伯斯庇尔抬头时看到他们因疯狂而扭曲的脸,巴黎湛蓝的天空,飞扬的三色旗,还有人群之外的丹东,高大英俊的丹东,带着好看的微笑的丹东,对他没有恨,只有爱的丹东。

这是他看向这个世界的最后一眼。

故人已逝,但三色旗永不落。

-Fin-

翻到高塔粮…
雷神3上映之前在Bradford买到的杂志里面有一些采访,结果发现了一些不太得了的事。
P1P2是Jeff对Taika的评价:I fell in love with him immediately. He's a loosey-goosey improvisational grandmaster himself, so we hit it off. He's a wonderful and stylish and deeply handsome director.
P3是Taika:You've got creatures made of stone, you've got insect aliens, you've got gladiators, you've got Jeff Goldblum…
大意就是Jeff上来说直接爱上Taika(。)然后说他身上有高天尊的某种特质,最后夸他超棒超有特色还超帅(?)
Taika就是说电影里会有石头人,会有虫子外星人,会有角斗士,会有杰夫高布伦(233)
Jeff是真大手没跑了…
Taika上来就说Korg也是超可爱了😂最后还要着重提一下Jeff吗
看的时候甚至能脑补出Jeff说话的语气233两个人都超级可爱了!
(这对cp可真冷呐)

【TOS】关于抖腿

重温202突然发现苏鲁一边干活一边晃腿😂
然后就突然有了这个脑洞
把晃腿改成抖腿是因为比较有趣吧
(而且我也喜欢抖腿来着233)

☞无脑段子
☞偏友情向?有一neinei的Chulu

Chekov在工作时突然发现操作台在抖。

不好!他警觉地想。不会操作台又要炸了吧?但是环顾四周,大家都很平静:舰长在翘着腿抠手,Mr. Spock在认真工作,Miss Uhura在哼歌,医生和Mr. Scott在来来回回地遛弯。Mr. Sulu…Mr. Sulu在抖腿。

于是Chekov发现操作台抖动的原因了。

“Mr. Sulu,Mr. Sulu你可以不要再抖腿了吗?”

“我错了Mr. Chekov。”

Chekov满意地继续工作,至少不用担心操作台什么时候又炸了。可是不过一会儿操作台又抖起来了。

“Mr. Sulu请管好你的腿。”

“抱歉。”

“大概Mr. Sulu的心中住着一台缝纫机。”

既然舰长都开起玩笑来了大家就都笑了起来。大概是工作太清闲了吧。

幸好剩下的时间里Sulu不再抖腿了。

第二天上班后不久Chekov发现操作台又开始抖。

之前怎么没见Sulu这个毛病??

“Mr. Sulu你的腿可以直接连上曲速引擎了。”

“emmmmmm谢谢可是我没在抖啊??”

???

Chekov还在懵逼的时候操作台就先发制人地炸了。Chekov和Sulu两个人都被掀翻出去。

“Dr. McCoy请来舰桥,有人需要救助!”舰长咔地打开通讯器。

“舰长!搜索到一个不明能量来源!”Mr. Spock立刻说。

“显示出来。Miss Uhura,联系它。”

“接收不到任何信号,舰长。”Uhura回答。

Chekov嘟嘟囔囔地拽着Sulu从地上爬起来。在进取号上干活太危险了,不仅要提防操作台爆炸的预警,而且要从Mr. Sulu的日常抖腿中分辨出来这种预警。

“Mr. Sulu你以后不许再抖腿了,今天被炸都是你的锅。”Chekov抱怨着,胳膊上被医生扎了一针。医生:“闭嘴工作吧傻小子,笨手笨脚还怨别人。”

明明就是Sulu的锅!

Sulu也被扎了一针,然后两个人回到座位上继续工作。突然而来的能量波动只是一个不怎么重要的小插曲而已。但是解决了这个小插曲之后他们也该下班了。

“我不管,反正你不能再抖腿了。”

“好好好…”

在Sulu的屡教不改之下Chekov忍无可忍地给他腿上套了个沙袋,以此换来了清净的几天。

结果没出一周,Sulu的腿抵抗着沙袋和Chekov的怒视的双重压力又顽强不屈地继续运动了起来。

“对,是Mr. Scott吗?拜托你拉根电线在Mr. Sulu腿上连个发电机,到时候曲速核心再出问题这就是咱们的备用能源了。”

当Sulu把沙袋摘下来之后就解锁了飞毛腿技能,舰长跟他打架再也打不过他了。

=End=

吃一波高塔吗

又一脚踏进冷圈的我  自己割腿肉给自己吃

☞高塔cp  雷神3衍生  高天尊/塔提加
☞老梗 高天尊由于事故掉落地球偶遇塔导(?)
☞无脑甜 清水 日常
☞用了宗师的译名因为感觉比较顺口…
☞ooc预警
☞这一篇字数大概2k+
☞大概有后续

塔提加看到有一只宗师坐在自己家门口的台阶上,冲路过的每一位行人友好地打招呼。

他以为自己看错了。有可能是最近诸神黄昏的宣传弄多了昏了头吧。于是他揉了揉眼睛,发现他还坐在那里,笑出满脸褶子。

有可能是杰夫跟别人打赌打输了拿自己开刀吧…塔塔抱着这种想法,满脸堆笑地走过去:“干什么呢,杰夫?”

那个家伙抬头看看他:“谁是杰夫?”

塔塔的笑容凝固在脸上。“这是个玩笑吧?”要不然我就该进精神病院了。

“我很欣慰你喜欢玩笑,这样的话我们会相处的很愉快的。不过这真的不是。”

塔塔难以置信地俯下身子去扯扯对方的脸,是真的,不是什么人皮面具。“你不是杰夫·高布伦?”

“我都不知道你说的这人是谁。”

塔塔又盯了他一会。如果这是杰夫跟他开的玩笑那么经过这么一盯他肯定会绷不住笑的。但是对方并没有笑,反而莫名其妙地问:“我脸上有什么惹得你看的这么认真?”

“你他妈到底是谁?”塔塔决定用凶狠的语气对付对方。

“嘿,注意素质。”对方站了起来,“我是宗师,萨卡的统治者。认识一下。”

“等等,萨卡??”塔塔扇了自己一巴掌,真的不是宣传做多了吗?“你说是《雷神:诸神黄昏》里的那个萨卡星球?”

“啥诸神黄昏?你怎么净说一些我不知道的东西?我讨厌别人说我不知道的东西。”宗师抱起胳膊。

“你连诸神黄昏都不知道??”塔塔感到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伤害。“你摊上大事了,大兄弟。你最好把这事给我解释清楚,不然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塔塔凶相毕露地拿钥匙开了门。宗师在后面翻着白眼跟着。“你得给我提供食物和衣服。虽然我觉得你们的审美都有很大的问题,但入乡随俗应该会是个不错的选择。”

“在你给我解释清楚前我不会给你提供任何东西。”

“没见过你这么不友好的人!”

一个小时后。

“所以说你是把自己传送到了地球?”

塔塔面无表情地看着宗师把第三个空薯片袋扔到桌子上。

“也不尽然。你刚刚是没有好好听我讲话吗?”宗师舔舔手指上的油。“这东西很好吃,顺便说一句。”

“你吃那么多会长胖的。”

“别想着用这个来威胁我,我告诉你我不怕。”宗师一边冲着塔塔指指点点一边从椅子上站起身。

塔塔无奈地长叹一口气,把额头支在手里,刚想绝望地闭上眼睛,就又听见宗师的声音传来。

“你刚才说是你把我在萨卡的故事拍成了电影?”

“实际上不是拍你,拍的是托尔和洛基,但是没错,我就是那个导演。”

“观众们怎么看我?”宗师侧着身子,一只手撑在门框上凹造型。

“通过推特、ins、汤不热、脸书、油管上的反映来看,大家还都挺喜欢你的。”

“可不是么。”宗师得意洋洋地转过身子,却看到塔塔一脸生无可恋,便换上了一副谨慎的表情。“但是……你似乎不在此列?”

“可他妈的不是么。你给一个粉丝家里搁一只真正的宗师试试?”

宗师凶了起来:“我感觉你这个地球人就是欺负我没带熔化棒。”

“正是这样。”

“我警告你,我不是只有熔化棒的。”

“反正你要敢动手,我就敢把你踢出我家门。你看看还有谁愿意收留你这种花花绿绿还腔调古怪的老男人?到时候新闻头条就会是‘震惊!萨卡星前统治者竟在地球流落街头!’反正我不在乎再拍一部《宗师流浪记》,我相信票房会很不错的。”

宗师:罢了罢了,寄人篱下,寄人篱下。

当天剩下的时间两人相处得竟还算融洽。塔塔抱着认命了的心态耐着性子给宗师讲家中的各种地球用品,宗师被一吓唬再加上没有武器也变得收敛了一些,强忍着想要把家里翻个底朝天的冲动。

“我何时如此忍气吞声过。”宗师这样委屈地想,“这一切都要怪罪在这个地球人的头上。这样看来,我想要的打碟机、大音响、跳舞机以及粉底和眼影都要等等了。”

晚餐时间到了,塔塔打算出去逛一圈买点吃的,毕竟这间公寓不常住人也没啥食物,然而如今却又多了个宗师要养。当他还在门口套外套时宗师一个虚影就过来了:“购物吗?带我一个。”

“实际上并不打算带你。”

“我不会欺负路人的——虽然地球人又愚蠢又可悲等着伟大的宗师去解救,但是初来乍到,我还是会好好对待他们的。我会乖乖的。”宗师乖巧地把两只拳头放在胸前。

“当你说那句话之前先想想我——你的收留者——也是地球人的一份子。”

“所以?”

塔塔用手盖住眼睛。“天哪,你别想了,我不会带你出去的。就光你这身衣服就够辣眼睛的了。”

“那可一点都不礼貌。”宗师皱起眉头,“你应该注意礼节。也许我宽容大度,不会和你计较,但是别人可不一定都像我这样子好心。”

“是是是。”塔塔懒得和他吵嘴,直接开门,一条腿刚迈出去又被宗师叫住:“你得给我买吃的。”

“我会的。”

“好吃的那种。”

“我不知道什么在你嘴里是好吃的。”

“那你就是个彻头彻尾大傻子。”

气得塔塔差点把自家门甩下来。

其实把宗师自己一个留在家中还是挺让人不安的,毕竟这位前宇宙元老兼萨卡星统治者、现地球流浪者的能力到底有多强还是个迷。既然他跟自己电影里拍的那个一样那么就说明至少这位不是漫画中蓝色那位,但他的能力跟蓝色那位比起来怎样?说实话拍完了一部诸神黄昏的塔塔自己也不清楚。他知道的只是宗师有一根会熔化别人的大棍子罢了。塔塔一边胡乱琢磨一边加快脚步,毕竟他还不想一回家就看到整个街区被炸上天。

塔塔买了披萨、三明治和沙拉权当晚餐,然后又去超市抱了一包薯条、饼干、爆米花、牛肉干、茶杯蛋糕、Sweetos、棒棒糖、布丁、吐司、冰激凌、酸奶、巧克力威化、坚果干、蓝莓软糖甚至大法式都来一份。收银员看到他的时候问“给孩子买的?”然而塔塔只能呵呵呵笑。

没有,是给家里的智障老人买的。

虽然自己也想吃吧。

回家路上忍不住,拆了一包裹巧克力酱蓝莓夹心饼干先吃了。

=TBC=

顺便安利一波塔导的吸血鬼生活 真的超级可爱w有一种轻喜剧的感觉
(这里有资源 想要的小伙伴可以私我x)

跟风…
小姐姐的答案可以说是很精准了!
问了一圈人终于有人夸兰兰好看了www开心!

有没有人愿意吃Jarvis/Karren这对BG拉郎

rt 炮总炮嫂的AI拉郎…也算AU官配??自认为hen好吃
但是有可能又是只有我萌 所以带着一小把狗粮来安利邪教/摇旗呐喊
文梗来自 @貮柒 小姐姐 她大概是靠脑洞生存吧x
以防有人不愿意看文所以在开头打个广告 这里求勾搭!求扩列!
好了该放文:

自从自家Karren和Mr. Stark家的Jarvis在一起后,邻家英雄Peter Parker感觉自己的烦恼又多了呢。大概因为是自己拒绝了住进复联大厦的原因,Karren没法天天透过摄像头看Jarvis的实体了,这让她一直耿耿于怀,天天在能近距离接触主人的时候给他讲复联大厦有多好,Mr. Stark有多好,还在他上课、考试、写作业的时候不停地给他转发类似“震惊!没有进驻复仇者大厦的超级英雄最后的结局竟是这样”的文章,跟传销组织一样。

“战衣姐姐你好烦啊,我在考西语呢!”Peter一只手偷偷的在手机上打出字,一边还要躲着监考老师发现。

“那你为什么不去复仇者大厦?”Karren的回复迅速而坚决。

“好好好我明天就去!你不要再给我发短信了监考老师要”

这就是Karren最后看到的信息,她迅速地估计出了Peter的现状,心里有些愧疚地关了他的手机。

放学之后Peter因为考试用手机被留堂,Ned去找他:“我以为你用不着在考试的时候作弊的。”

“我是用不着啊!”Peter双拳锤桌,“可是Karren——就是我的战衣里的AI——她一直想住进复联大厦找她的男朋友……”

“Jarvis?你说真的?”

Peter绝望地把头撞在桌面上。

Ned走了,Peter瘫在椅子里看美国队长的说教片,旁边的Michelle还在专心玩着手机。过了一会她一脸神秘地凑过来,把手机屏幕塞到Peter眼前:“只是为了让你没那么无聊。”

Peter定睛一看,那是YoTube上的一个视频,一片蓝天上有个东西在飞,镜头拉近才看清楚那是什么……蜘蛛战衣???

Peter吓得蹦了起来,抓起书包就冲了出去。Michelle冷漠脸看着他离开的身影:“哇,他又那么冒冒失失的,不是么?”

Karren操纵着蜘蛛战衣从Peter的衣柜里飞出来,跌跌撞撞地往复仇者大厦飞去。虽然感觉就这么光明正大地飞在天上有些丢邻家英雄蜘蛛侠的脸,但是想到为了在大厦等着自己的Jarvis……一下子又乐得打跌。如果Mr. Hogan和Miss Potts都不在,那么有Jarvis就一定能让自己在大厦安心地待下来。一想到这里,Karren便又信心满满地继续飞起来。

Happy Hogan一个人站在复仇者大厦门口,一肚子气地拿起手机打电话。Tony和Pepper把事情一扔就去加勒比海度蜜月了,家里的事情留给Friday,公司的事情留给Jarvis,大厦的事情就只能交给Happy,包括婚礼的布置和邀请宾客……James Rhodes还一直说最近政府比较忙,他得说服他来参加婚礼,要不然就只能让Jarvis黑进他的车把他直接弄到婚礼现场了。

“……Rhodey,这可是Tony的婚礼,他和Pepper自从2008年就在一起,那个时候你可也在啊!……等等,那是什么玩意儿?Peter那熊孩子又过来了?”Happy纳闷地看着天空上那个红蓝相间的身影,电话那头Rhodey说着“你快去管管Peter吧”就挂了电话。

“哇他可真会玩,我记得他今天被留堂了吧?又逃课?”Happy气冲冲地回到大厦里翻出一个遥控飞机,准备遥控着它给Peter·熊孩子·Parker一点教训。

银白色的遥控飞机摇摇晃晃地飞上了天,直冲着蜘蛛战衣飞过去。然而Happy的开飞机技术似乎不是很好,所以那飞机在上升到战衣的高度后马上就要歪歪扭扭地撞上战衣坠毁了。Karren想操纵着战衣躲远点,但那东西就跟烦人但又意志坚定的苍蝇一样缠着她不放。Karren感觉有点心累。

就在遥控飞机要一头栽进战衣里的时候,它突然又灵活地转了个弯,像只小鸟一样绕着战衣飞了几圈。Jarvis的声音通过复仇者大厦的音响放大了好几倍:“把遥控飞机交给我来控制吧,Mr. Hogan。还有,下午好,Karren。”

Happy酸得嘬着牙帮子:瞧瞧瞧瞧,跟我说话和跟Karren说话的语气都不一样。

Karren庆幸着Jarvis的出手相助——大概像“我男朋友就是厉害”更多一些——一边在他的授权下得到了大厦的一些权限。虽说明明可以在后台和Jarvis对话,她的声音也很快响了起来:“想你了,Jarvis。Mr. Parker说他会在明天住进大厦——哦不,他也许今天晚上就会跑过来,因为他找不到他的战衣了。”明明是毫无感情的AI的声音,Happy为什么从中听出了浓浓的欢快感??

“You naughty girl.”

Happy觉得自己要吐了。

补剧补出表情包来(沉迷P表情包无法自拔哈哈哈哈)和姬友产了几十张表情包 挑一些发上来
凑表脸地蹭tag/暗搓搓
P9P10一点私心w
素材来源 达文《冤家成双对》《Ultraviolet》《天才雷普利》
矮哥《卧房和玄关》《剑桥风云》《灵通人士》
最后给姬友打call(ฅ'ω'ฅ) @貮柒 所有字体不是方方正正的都出自这个小姐姐 脑洞如黑洞哈哈哈哈
#如果有人愿意看我就接着发……还有不少呢x#
#转载请注明出处/蟹蟹#

想说的话都在图片里了……不知道为什么一直说有敏感词,折腾了半天最后用了图片格式(强颜欢笑)
因为是被安利的CP,所以有些会借鉴 @泡饼儿。。。 这位太太的设定x
其实百合hen好吃的!(认真)